我从污秽和淤泥中复苏,我是灼热的青莲,我是独一的美

夜莺

他们便是傀儡,我牵动丝线,他们便要起舞